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揭秘万科冰雪事业部之死:“废太子”的挣扎和郁亮的审慎

揭秘万科冰雪事业部之死 “废太子”的挣扎和郁亮的审慎

慧声说房

2020年末,万科冰雪事业部没了,这则冰雪事业部消失于冰雪中的消息并未在万科内部引起波澜。

“早就该关了。”一位接近万科的人士透露,在他看来,“万科下属的8个事业群除了物流仓储和商业地产有起色,其它的多元化业务进展并不顺利,而冰雪事业部的存在更是一种多余,地位大概还不如今年的养猪。”

去年半年报也在印证这个说法,在万科集团1463.5亿元的半年营业收入中,来自房地产及相关业务收入为1381.4 亿元,占比高达94.3%;物业服务的营业收入为67亿元,占比4.5%。

除了地产、物业,包括商业地产、物流、冰雪度假、海外、长租公寓以及教育在内的业务被万科称之为“其他业务”,这部分营业收入对万科贡献微乎其微,仅占2020年半年报总营业收入的1.2%左右。

2021年,万科依然是一家标准的地产公司,这和5年前万科董事长郁亮对万科未来的解读完全不同,彼时,郁亮曾表示,10年后万科万亿江山的一半都将来自新业务。

如今,“十年之约”进程走完一半,单从业绩贡献来看,冰雪度假这些新业务带来的成效不但与郁亮的设想天差地别,反而因为烧钱让走“稳健风”的万科有些不适。

根据2019年万科年报,万科运营吉林松花湖、北京石京龙与北京西山滑雪场三个项目。此外,万科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北京国家高山滑雪有限公司,负责建设2022北京冬奥会延庆冬奥村及媒体中心和大众雪场。

以吉林省的万科松花湖度假区为例,据万科官方披露,作为万科首个滑雪度假项目总投资达到400亿元。

有限的资料显示,其中万科松花湖项目2016-2017雪季累计接待游客34万人,营收1.1亿元,度假区地产销售超过3亿元,回报率尚不及万科总投资额1%,盈利更是遥遥无期。

数年时间,万科饱尝冰雪产业的酸甜苦辣,冰雪项目+地产打法也面临着严峻考验。

极低的投入产出比也压低了万科投资欲望,曾有消息传出万科2017年计划200亿元投资河北崇礼汗海梁滑雪场,却因为资金问题一直迟迟未动工。

知乎网友iron Drone透露,“之前汗海梁喊得贼凶说要2019年开始投入运营,到现在2021年雪季都开始俩月却无动静,看网上有说黄了的,有说地方上拆迁有困难等等,总之感觉很遥远。”

业内人士称,冰雪行业三大特点:第一是大投入,第二是长周期,第三是长尾效应。整个滑雪场总投入等于初始成本+利息+折旧摊销+运营成本+追加投资。

事实上,滑雪场盈利困境几乎是行业共识,而冰雪度假区开发楼盘也存在一定风险。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东北冰雪旅游资源带有很强的季节性特征,如果缺少其他附加值的话,会出现许多新问题。此外,雪景房所处城市经济相对落后,当地人的投资热情不足,外来投资又会带来很高的空置率。

“在中国凡是做雪场没有不赔本的,投资越大赔得越多”。这是业内知名雪场万龙滑雪场董事长罗力的口头禅。

如今地产行业龙头企业万科正在感受冰与雪带来的切肤之痛。

2

冰雪事业部可以说没就没,但丁长峰不行,他是万科企业成长史上绕不开的一个名字。

据万科内部邮件所述,万科撤销冰雪事业部后将成立酒店及度假事业部,冰雪事业部业务和团队并入新的BU,由万科集团合伙人、原冰雪事业部首席合伙人丁长峰出任酒店及度假事业部经营管理团队召集人,并成为新部门首席合伙人和总经理。

万科老臣丁长峰

作为入职万科将近28年的老臣,换了个马甲的丁长峰是目前万科仅剩不多的王石时代元老,他曾先后出任万科东北经营管理本部副总经理、上海万科总经理、北京区域董事长、万科执行副总裁等职务。

郁亮掌权前,一度被王石钦点为“太子”的丁长峰逐渐远离聚光灯,冰雪事业部首席合伙人这个闲职也让他不再身处“后王石时代”权力核心。

接管万科冰雪事业部后,丁长峰坦言,中国现在的冰雪产业基本上是不赚钱的,大型滑雪度假村需要依靠销售雪场工具以及卖房来实现周转,这些钱全部都要用来补贴前期的滑雪场和酒店投资。

“所以滑雪度假村的建设是一个长期的生意,需要企业有非常大的耐心。”

从郁亮解散冰雪事业部的动作来看,显然万科没有这个耐心。

其实郁亮清楚,万科转型想要找到与房地产赚钱前景相当的行业没有可能。因此整个2020年,他都围绕“收敛聚焦、巩固提升基本盘”对万科的战术提出要求。

如今,万科进入郁亮时代转眼已三年。期间,万科不仅拱手将行业老大地位让了出去,也从那个敢说敢作敢为天下先的公司,变成了一家谨小慎微的公司。

而在万科摸爬滚打多年,丁长峰再次在万科边缘事业部担任一把手,酒店及度假事业部这个BU对于万科而言同样聊胜于无。

不同于融创、世茂、碧桂园等重视酒旅业务的地产龙头企业,万科在酒店领域始终动作迟缓,这与郁亮为首的万科管理层采取“保守打法”不无关系。

那么,丁长峰能改变万科的酒店及度假村业务吗?看上去很难,至少在酒旅这个领域,万科已经落后同行们几个身位。

以2017年1月,万科与悦榕控股成立的合资平台“悦榕中国”为例,由悦榕集团和万科按50:50比例控制,计划以悦榕集团旗下品牌在中国地区通过收购或开发酒店和度假村,发展为一家大型公司。

根据协议,“悦榕中国”可视情况邀请悦榕集团旗下各品牌逾15家已运营酒店以及20多家筹建中酒店的业主,在双方同意基础上将上述酒店资产注入“悦榕中国”。

但据了解悦榕庄在中国运作的人士透露,“悦榕中国在中国的推广遇冷,目前只有西南的丽江、仁安少数几家悦榕庄加入了悦榕中国,大部分悦榕庄还是归属于悦榕控股下,双方一同开发的悦梿或悦苑品牌又缺乏市场知名度。”

讽刺的是,万科在养猪上的兴趣看上去都比酒旅要浓厚一些。

早在2018年,万科在将投资方向向农业领域拓展,谋划了种养循环产业园项目,打造饲草种植、种猪繁育、商品猪育肥和屠宰、食品加工和冷链物流为一体的农业全产业链,项目总投资约30亿元。

这笔养猪的投资金额是万科与悦榕庄注册合资公司悦榕中国7200万新币(约3.5亿人民币)的9倍,而万科旗下其余酒店除了与日方合作的松花湖西武王子大饭店外,在市场上更无知名度。

净负债率仅为28.5%的万科不是没有钱,但“少拿地”的万科攥着千亿量级现金却错失了一次次高速发展的机遇。

是活下去还是更好地活下去?这对万科、郁亮乃至丁长峰,仍是2021年一个大大的疑问句。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188金宝慱_188金宝慱亚洲体育_188金宝慱欢迎您 » 揭秘万科冰雪事业部之死:“废太子”的挣扎和郁亮的审慎